2019年3季度财报显示,华谊兄弟前三季度营收16.17亿元,同比下滑49.22%;净利润亏损6.52亿元,而2018年同期盈利3.28亿元,营收、利润双双下滑。 一个月之后,华谊兄弟将这一收购模式再

华谊兄弟预亏40亿!王中军、王中磊上演2020保卫战

2019年3季度财报显示,华谊兄弟前三季度营收16.17亿元,同比下滑49.22%;净利润亏损6.52亿元,而2018年同期盈利3.28亿元,营收、利润双双下滑。

一个月之后,华谊兄弟将这一收购模式再次复制。2015年11月,华谊兄弟又宣布收购了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东阳美拉70%的股权,交易对价10.5亿元,彼时东阳美拉仅成立2个月,净资产仅为-0.55万元,却被给予了15亿的估值,引发市场的质疑。

其实在2018年亏损之前,华谊兄弟的营收和利润一直维持着健康的状态,营收从2006年的1.24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9.46亿元,净利润更是从2006年的2356万元增至2017年的9.87亿元。

你觉得华谊兄弟2020年能扭亏吗?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。

2019年底,在一份内部信中,王中磊坦言2019年是创业25年来最艰难的一年,甚至直言公司在主控主投电影方面的缺失,是“致命失误”。

当然,危机之中,华谊兄弟也在努力自救。

华谊兄弟2月7日股票收盘于3.79元/股,相比2015年高峰时的32.16元/股,缩水近9成,市值也从高峰时的900多亿,跌至现在的105.7亿元。

因此,不少市场人士戏称,华谊兄弟已经由电影公司转型成了投资公司。王中军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的采访时也直言,前些年因为华谊兄弟的现金流好,所以盲目乐观,将精力放在了投资上,觉得企业做大是靠投出来的。

历年财报数据显示,2012-2018年7年间,华谊兄弟的净利润是42.39亿元,其中投资收益为35.84亿元,占比84.55%,仅入股掌趣科技(300315.SZ),华谊兄弟就从中套现24.82亿元。

此外,王中军和王中磊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高达90.9%和99.67%。再加上股价的走低,此次深交所的关注函,也要求华谊兄弟说明如此高的质押比例是否存在平仓风险,是否存在质押外的其他债务风险。

从曾经的“影视一哥”,到如今徘徊在保壳的边缘,华谊兄弟的转折发生在2018年。这一年,华谊兄弟上市10年,出现首亏,净利润为-9.09亿元,归母净利润达-10.93亿元。

2019年12月,华谊兄弟将其持有的卖座网4%的股份转让给卖座网CEO陈应魁,通过本次交易,华谊兄弟预计能取得约4567.85万元的收益。

而一直被华谊寄予厚望的大片《八佰》一直未上映,即使是年末拉着冯小刚跑步上映的《只有芸知道》,票房也远不如预期。

公告显示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最终票房为31.69亿元,预计华谊兄弟从该片获得的收入不超过1000万元;《攀登者》则未发布相关票房公告。

对于2020年的保壳战,王中军认为“如果我现在还能继续出售一些自己的资产或者公司的资产,那我就一个难关一个难关过,我相信今年是能够把这些难关大多数都跨过去。”

2018年,华谊兄弟上市十年首亏;2019年,又预亏40亿元。截至2月6日,19家披露业绩预报的影视上市公司,有近七成亏损,影视寒冬尚未结束。与此同时,由于疫情的影响,电影院暂停营业,剧组全面停止拍摄,这也让影视公司2020年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。

华谊兄弟明星资本化的路走得也确实不太顺利,财报显示,由于没有完成对赌协议,冯小刚和郑凯要向华谊兄弟分别补足6821万元和1963万元。

深交所关注背后,是华谊兄弟近年坎坷的发展之路。2019年底,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在致全员的内部信中表示,2019年是创业25年最艰难的一年,并重点批评华谊的电影团队,直言如今华谊主投主创的电影缺失,对于内容起家的华谊来说,“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”。

2013年9月,华谊兄弟以2.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仅成立3个月的浙江常升,张国立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。这是华谊兄弟“明星资本化”的开始,旨在绑定明星IP,实现利益最大化。

来源 | 野马财经

图片来源:东方财富

如今,华谊兄弟2019年预亏近40亿,而由于在创业板上市,根据《创业板上市规则》,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。这也意味着如果2020年,华谊兄弟不能扭亏,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事实上,早在2018年首次亏损10.9亿元时,华谊兄弟收到过问询函,要求说明是否存在“业绩洗澡”的情形。如今,近40亿的亏损,再次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。

而华谊兄弟自身又逢高质押,现金流收紧等难题。2019年底,在一份内部信中,王中磊坦言2019年是创业25年来最艰难的一年,甚至直言公司在主控主投电影方面的缺失,是“致命失误”。

如今回溯华谊兄弟的战略,一直引以为傲的电影业务发展艰难,而一直被华谊兄弟看好的实景娱乐,目前营收占比并不高。

作者 | 郝美平

同时,华谊兄弟还向浙商银行和招商银行申请了为期一年的2亿元综合授信。

对于此次亏损,华谊兄弟解释为各业务板块表现未达预期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,其中,资产减值损失达13.82亿元,仅商誉减值损失一项就达9.73亿元。

预亏40亿元,深交所问为啥?

为了缓解华谊兄弟的资金压力,王中军在2019年的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上,自曝曾卖画解决现金流问题,并表示为了救华谊,卖资产也值得。

2019年三季报显示,华谊兄弟前三季度“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”实现营业收入3650.33万元,仅占主营收入的2.26%,而2018年同期这一业务的收入还是1.55亿元收入,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4.87%。如今一年过去,实景娱乐不仅没有获得提升,反而下降了76.44%。

而这些损失又主要源于超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浙江常升”)和东阳美拉等公司。

春节前夕,华谊兄弟(300027.SZ)发布公告称,2019年预亏39.6亿元,而2018年同期亏损10.93亿元,公告同时解释,亏损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,且资产减值大幅增加。

回顾整个2019年,华谊兄弟参与出品的电影共有六部上映,虽然其中不乏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和《攀登者》这样的口碑作品,但这些作品为华谊带来的实际收益并不多。

此外,王中军的朋友圈还有史玉柱、卢志强、柳传志、胡葆森、王玉锁等人,王中军自己也公开表示,这些人的都帮助,“才使2019年华谊没有造成资本上的断裂”。

2014年,王中军还曾提出“去电影化”战略,认为华谊兄弟要寻求多元发展,减轻电影业务的业绩贡献压力,要在实景娱乐、投资等相关业务投入资源。

跨界投资,保壳在即

不过,野马财经注意到,在此期间真正为华谊兄弟赚的收益的并非电影等主业,而是投资收益。从2012年开始,华谊兄弟的投资收益就达到5618万元,是同期净利润的23.33%,此后投资收益逐年上升。

华谊兄弟成立25年,辉煌时其发行的电影包揽暑期档和春节档;明星经纪业务也一度领先市场,很多一线明星都出自华谊。然而,如今的华谊兄弟正在经历“至暗时刻”。

图片来源:东方财富

如今,华谊兄弟还未就问询函进行公开回应,不过2019年3季度财报显示,截至报告期末华谊兄弟商誉余额19.47亿元,其中包括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阳浩瀚”)形成的商誉余额7.49亿元,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阳美拉”)形成的商誉余额7.44亿元。

另一方面,王中军强大的朋友圈,也在助其缓解压力。当前,阿里和腾讯都是华谊的股东,2019年,两者都曾出手支援王中军,阿里向华谊做了7亿元的股东间的借款,腾讯则在华谊的一个海外投资上,借给华谊3000多万美元的短期借款。

华谊兄弟原本想用资本绑定明星,结果却收获了巨额商誉,业绩也一路下滑,股价更是腰斩。

2020年2月5日,深交所发布问询函,要求华谊兄弟说明大幅亏损的原因,包括各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、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。

两年后,2015年10月,华谊兄弟又以7.56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70%的股权。而东阳浩瀚的主要股东包括Angelababy、李晨、陈赫、冯绍峰等六位艺人。

拐点2018,千亿市值黄粱梦

图片来源:华谊兄弟公告

虽然2019年年报还未发布,不过根据三季报,华谊兄弟的资金压力同样值得关注。截至2019年9月30日,华谊兄弟的货币资金是14.09亿元,短期借贷则为20.39亿元。

上一篇:禁止各地“土政策”阻碍应急物资调运、摸了门把手这样消毒、快递这样收……权威发布!    下一篇:跌落香港首富神坛的李嘉诚分文未捐?不应道德绑架,已捐200亿